使命召唤ol官网电脑版:《萌芽》在泰安一中


作者 蔣話

泰安是一座距離省會濟南六十多公里的城市,南鄰孔圣人的故居曲阜。坐車在市中心前行,我只是偶爾一抬頭,便看到了不遠處起伏巍峨的泰山,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歷史典籍中被提到無數次的五岳之宗,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說到山東,我的腦海中經常浮現出兩個詞,《水滸》和高考。小學時讀《水滸》,總被梁山好漢的義氣感染,于是自封為第109將,取過“闖破天”的霸氣綽號。結果同樣中二的發小來學校找我,問:闖破天何在?同學答曰:哦,闖破天在打掃包干區。高考一詞,則是不言而喻了。山東考生基數龐大,考試難度系數高,在我當年高中時就是世人皆知的,堪稱高考噩夢模式。每次做各省模擬卷,山東卷總是折磨我們心靈的頭號敵人,在夢里,它都化身一個拿著教鞭的老學究,答不出題目就不準放學那種,看著夜色漸濃我卻連晚飯都還沒吃上,幾次在夢中驚醒。而我也不曾想到,如今竟然反過來了,第一次來到山東中學校園里,面對臺下一張張充滿求知欲望的稚嫩小臉,我成為了拿著教鞭的老學究。前一天我還在擔心,在如此繁重的課業壓力下,同學們還會對文學感興趣嗎?事實證明,我多慮了。

演講報告從上午十點開始,在一個類似小禮堂的教室里開講,通過影像向全校五十八個班級同步直播。這個待遇也讓我吃驚了一下。唐老師首先開講,他從新思維、新表達、真體驗三個方面為切口,并通過諸多具體文學作品為例,全方面解析新概念作文的選題、構思、與臨場寫作。從新概念優秀獲獎作品的文學潛臺詞一直說到到門羅小說的藝術結構。輪到我講時,我則是從自身寫作經歷出發,聊了聊自己當年是怎樣比較順利地從考場作文到相對文學性寫作的轉變,以及,自己這十年創作中的心得與收獲,希望自己所走的彎路,能給臺下的他們帶來哪怕一點點啟發。一點點,就足夠了。

兩個小時過得很快,講座不知不覺就要結束了。仍然有許多同學圍上來問一些寫作上的問題。其中不少同學在閱讀和寫作上的積累也令我印象深刻,從斯蒂芬-金到石黑一雄,他們說起自己希望在作品中致敬的作家們來如數家珍?;卮鶩曜詈笠桓鑫侍?,送走最后一個同學,我看了下手表,已經將近下午一點了。我想到了自己,當年,我也是他們中的一員,也和他們一樣對文學充滿了無比美好的憧憬與想象,傳承總是這樣的悄無聲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