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ol天命视频:《萌芽》在杭州高級中學


作者 梁小雨

十一月第一個周末,我同桂老師一起來到杭州高級中學。距離上次到杭州恰好相隔半年,心情和周遭風物都有變化。到達杭州之后,等車的間歇我們簡單地在門口轉了轉,倒也發現了有意思的事情:之前數次來西湖,都沒注意到這里有一座武松墓——這件頗有點魔幻的事后來也被桂老師用在了杭高的文學講座中。

匆匆在學校食堂花十分鐘塞了兩口飯,我們便趕去了會場。據學校老師介紹,晚上到場的同學全都是自愿報名參加的,犧牲了自習做作業的時間來聽《萌芽》編輯帶來的文學講座。三個多小時中,氣氛也一直很活躍。桂老師首先介紹了雜志和青年寫作的現狀,簡單地分析了所謂的“新”和“真”在當下創作中的真正意義。我的中學時代是在蘭州度過的,基本上很難有這樣的機會能夠和雜志社的編輯老師面對面地去談這些關于文學或者關于未來的話題。在這一點上,到了現在想來也會很羨慕杭高的同學。人在不同的環境下,就算是做出了同一個決定,動機也是不同的。所以對于我而言,最初參加“新概念”更多是為了證明自己——雖然很多年之后會發現,這個理由實在沒有什么意義,但在高中時期,它確確實實是推動我前進的最大動力。無論是文學愛好或者是其他方面的興趣,對一件事的專心和執著最后都會被證明是有價值的。

在講座中桂老師也具體講了一些故事的結構和實例來幫助同學們去分辨文學性創作、通俗文本創作和應試作文的區別。在通俗作品和文學性作品的界限上,桂老師著重講了自己關于“人物”的看法,即,一個角色并不會因為寫作者給他插上了更多的“人設標簽”而變得豐滿,恰恰許多一筆帶過的配角,在優秀的文學作品中反而能僅僅憑借簡單的對話和一個動作,將自己的形象極為立體地建立起來。

在場的同學們也很積極地提出了自己的一些困惑。其實參加“新概念”之前,甚至上大學后的很久一段時間里,我都沒有真正理解這件事。那時我堅持把自己對人物的喜愛轉化為某種“完美的追求”來賦予故事里的角色。久而久之,我發現了這種“美”其實是陷入了一個誤區:人不是物品,不該用標簽化的層層包裹去約束他們的行為。缺陷和軟肋也是人性中值得審視的一部分,只是太年輕的時候我們很難承認這件事。

面對面的溝通,不止是為同學們帶來了一些新的創作思路并樹立起一些必要的意識,也是給我們一個機會去了解年輕一代中學生的閱讀環境?!霸畝痢北舊硪燦惺媸是?,只讀自己喜歡的類目極易陷入盲目無知、自憐自艾的狀態中。這是我會繼續向同學們學習的地方:要試著看更“年輕”的作品才行。

在杭高的三個多小時對我而言也非常有價值,尤其是在原定最晚時間都早已到點后同學們熱情不減的狀態也令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出門時下起了不小的雨,幾位同學與我們一同出門,跑向來接他們的家長,只聽見有家長愛憐地責怪道回家還有作業要寫呢,我和桂老師只希望沒有太浪費他們的時間。

杭州是座美麗的城市,也藏著很多有趣的故事,去挖掘這些故事背后的復雜性,也是文學帶給我的意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