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ol助手ios:《萌芽》2019.2


欄目頁碼篇名作者
頭條004小說家是一絲不掛的btrX沈大成
小說014瑪嘉烈的貝倫(Belem, Margaret)btr
019我的女神察察
032過場一君
專欄奇怪的人
039煙花的孩子沈大成
三角關系
045給中文系新人的一封信庫里里
散文048我腳下的土地李雨荃
0531990年代北方小鎮日常生活簡史馬東
058喜宴江修
063彬彬江姍姍
066痛列車朱嘉雯
驚奇 Amazing公開課
069山妖搗毀了布爾喬亞的客廳——易卜生的女兒們柳青
驚奇亂講
077新新音樂廟會巡禮(下)驚奇組
連載088荒墟歸人(二)那多
萌星月報100像留不住的頭發梁小雨
新概念參賽作品選登
102假廟黃心悅
新概念書寫
104從港島到硅谷劉玥
參賽者新作
107無欲之城周于旸

頭條

btr x沈大成:《小說家是一絲不掛的》
btr成功地把作家、譯者、文化評論人等身份結合為一體:他喜歡寫多維度多視角的復雜小說,和短到不能再短的迷你小說,也翻譯保羅·奧斯特;他寫書評,看電影,逛展覽,拍照片,也很會畫小畫。他還喜歡把做的各項事情融合在一起,比如文學和藝術,文字和圖畫:在他的小說里,你可能看到一次當代藝術的展覽;在他的畫背面,你可能看到一則冷笑話。而在面對提問時,他也可能像魔術師那樣抖落出一篇迷你小說,用以解答。

小說

btr《瑪嘉烈的貝倫》
這是一場賭博。作家B在舊法院大樓門口抽完最后一口煙,便轉身折回底樓“雋文不朽”澳門國際文學節會場。這一次他決定只字不提過往的著作,而僅談論新作《鏡湖來信》,一本被譽為“出人意料地以嶄新的文體拓展小說邊界的實驗性作品”。事實上,這一天作家B非同尋常的興奮并非因為將要談論的是一本新書——大部分人直到兩年后才會明白過來,游戲在那時已經開始。

察察《我的女神》
菲娜一向以自己是班主任女兒楊如松的鄰居而自豪,這讓她在喬小津、梁昕、方均彤面前擁有了談資,講述如松姐姐漂亮又優秀的輝煌歷史也讓她驕傲不已??墑?,寒假之后,菲娜漸漸感到她們三人不太和自己玩了,面對友情?;?,菲娜決定告訴她們,如松姐姐從北京回來的消息,盡管她沒有說出,這次回來,如松姐姐發生的巨大變化……

一君《過場》
學生時代,和“我”同桌時間最長的那個人叫錢奕,班主任葉老太大概覺得錢奕只有和“我”這種乖學生坐在一起才能浪子回頭。錢奕總是在睡覺,很少理“我”,“我”對此并不在意,“我”一直都希望自己是個透明人,每次去圖書館午休是“我”最自在的時候,因為這樣就可以從班上消失一會了。也是在那里,“我”看到了周城。

專欄

#奇怪的人#
沈大成《煙花的孩子》

煙花大會之后,少年們在河邊清理垃圾,發現砂土中埋有許多顆近似白色的蛋形物體。它是陌生的地球生物,還是外星生物,還是一群趁煙火之夜飛來地球的迷你外星生物的航天器?他寧愿相信是第三種答案。二十年來,不論搬家到哪里,他都帶著那兩顆小蛋航天器,直到有一天,他意外遇到了當年的伙伴,她告訴了他另一種可能……

#三角關系#
庫里里《給中文系新人的一封信》

這是一封寫給中文系新人的信:你說,你對中文系有些幻滅了,你懷疑對文學的解讀與批評究竟有無標準,闡釋與過度闡釋之間的界限又在哪里。這個問題也曾深深困擾過我?!安禿凸炔汀奔淶慕縵蘗釗俗矯煌?,它或許會如萬有引力那般,終被發現,被清晰描述;但也可能像一條隱形、恒溫、悄無聲息的噴火龍那樣——永遠無法被檢測到。怎么會這樣呢?我們先來談一談,文學為何迷人吧。

散文

李雨荃《我腳下的土地》
毫無鄉村生活經驗的我和隊友們踏上了貴州的一片貧瘠土地進行社會調研,看到了燈光閃爍的“盛世可可”KTV、罔顧停在面龐上的蒼蠅的發呆女孩、念叨著進城打工的妻子的醉酒男人、滿懷熱情地希望帶領家鄉脫貧致富的司機小王……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太大,太復雜,我想這無數的矛盾就是世界本身。

馬東《1990年代北方小鎮日常生活簡史》
看韓劇《請回答1988》時,我總會想起自己的上世紀生活,在那1990年代的北方小鎮,單是瑣碎的日常生活,就足以讓人蕩起連綿不斷的史詩感:燒煤取暖,串門換飯,下窖取土豆,雞窩摸雞蛋,以及在整個春節里,從早到晚,各處洋溢的無頭無緒、發自肺腑的熱鬧……那時,大家都很窮,唯一富余的,就是時間。如今當我閉上眼睛,想起來的,依然是那一去不復返的1990年代。

江修《喜宴》
暑假才過三分之一,在老媽眼里,我就從心頭寶變成了一根草,連鄰居家的小狗歡歡都生崽兒辦喜宴了,我卻沒有對象,份子錢只能向外拋,沒法往回收。在歡歡的喜宴上,我遇到了從小被我欺負,如今和我一樣淪為相親組固定選手的“好好先生”,同時又被一個整形醫生搭訕。在爸媽的攛掇下,我和整形醫生談起了“戀愛”,直到一個晚上,忍無可忍的我向“好好先生”發出了求救信號……

江姍珊《彬彬》
破敗的布吉,是很多初來深圳之人最先的落腳點,九歲之前,這里就是我和彬彬、新語的全部世界。某個夏天,我們比較著各自涼鞋的樣式,彬彬的鞋面上是明黃的向日葵,同她一樣熱烈莽撞;新語的則是雙綁帶涼鞋,水晶帶子貼在她白皙水嫩的腳背上;我看著自己腳上淺綠色的細帶鞋,越發覺得是三雙涼鞋里最無聊的一對——新語能一下子看出這一點,正如她能一下子看出我的普通,不過,彬彬不會。

朱嘉雯《痛列車》
九號線列車往醉白池方向行進的時候,為什么會有痛苦的聲音?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再次坐上了地鐵九號線。車廂里上來幾個十五六歲的男孩女孩,男孩衛衣上跳躍的顏色,和女孩手中的甜筒上波浪顫動的花紋,引起我一陣回憶的眩暈,高中時,我也曾和那個人一起這樣游蕩過。列車繼續在輕微的晃動中前進,許久之后,我抬起頭,突然發現了那發出嗚咽之聲的創口。

驚奇

#公開課#
柳青《山妖搗毀了布爾喬亞的客廳——易卜生的女兒們》

把易卜生的戲劇當成“資產階級的倫理劇”,或許是一種誤解和誤讀。易卜生自己說:“我寫的東西里必須有巨魔?!庇胨貝耐醵略諂渲鋅闖雋恕骯畔@吧省薄瀆雜肴誦緣呢碩?,對抗的對象是天地和自然。作者為我們重新打開了《玩偶之家》和《海達·高布樂》。

#驚奇亂講#
驚奇組《新新音樂廟會巡禮》(下)

當聽音樂逐漸和打卡、交友、野餐、拍出“酷酷的照片”等搭配在一起,音樂節正迎來怎樣的轉型?全面轉向在線平臺的聽音樂方式,又意味著哪些改變?

連載

那多《荒墟歸人》(二)
水底的宏音和突然出現的微笑老太,讓阿走和一發慌忙退出了探險,但“我”不想放棄,再次潛入了漢豐湖底的古鎮廢墟。這次,我的首要目標,就是當時阿走撞“鬼”的屋子。屋子里似乎并無異樣,“我”便來到二樓進行查看,卻看到窗外有一道黑影一閃而沒,“我”立刻關掉手電,悄悄跟了上去……

萌星月報

梁小雨《像留不住的頭發》
自然掉落的頭發意味著什么?“刻舟求?!鋇某擻只炒ё旁躚男乃??那些流逝的歲月和情感都隨之遺落,世間大概還有些“可愛癡愚”“天真柔軟”的人會為此感傷。

新概念

#參賽作品選登#
黃心悅《假廟》

假廟離我家不算遠,廟沒有門,里面塞著幾座本不應共處一室的神佛塑像,整座廟里看上去唯一能跟神異搭上關系的物件,就是外面那棵據說有百年歷史的古銀杏樹。不過,這些話,太奶奶是不要聽的。長大后,我去了西藏,去布達拉宮,去大昭寺,去扎什倫布寺,去那些在雪山之巔靜默著的真正的廟堂,才恍惚明白,故鄉的那座假廟于我們的意義。

#新概念書寫#
劉玥《從港島到硅谷》

從中學到北大,再到硅谷;從2006年參加第七屆“新概念”,到創作《硅谷愛情故事》《港島之戀》等網絡文學作品,作者幾乎經歷了流行文學市場熱點由紙媒向網絡轉移的整個過程。作者坦言,這個過程中充滿掙扎與焦慮,她常?;襯畹蹦昴欽嬲雜珊推鈾氐男醋髯刺?。但如今她已經找到屬于自己的平衡,對這一切漸漸釋然:“如果說我曾懷念2006,那現在只要我愿意,隨時可以回到2006?!?/p>

#參賽者新作#
周于旸《無欲之城》

羅詩坤和林淑予在高中時開始相互陪伴,進大學后兩人開始異地戀。對這一切已經感到倦怠的羅詩坤在電話中提出分手,卻沒想到林淑予堅持要見最后一面。他嘆著氣開始買票,認定這將是一場毫無驚喜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