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ol官网十连抽:新概念作文大賽20年,故事還將繼續


來源:上觀新聞 原文鏈接
2017-04-13 09:25:50 作者:施晨露

摘要

新概念的變與不變。

“當年參賽的中學生,如今已為人父母?!?2日,上海作協大廳,第二十屆新概念作文大賽宣布啟動,主辦方《萌芽》雜志社社長孫甘露的開場白開啟時光隧道。有人開玩笑道,“都生二胎了?!?/p>

20屆、20年,幾乎每個走進會場、與新概念相關的人都會驚奇于這個數字。評委陳丹燕說,“每年都看到報名表上一張張年輕的臉,這些孩子好像永遠沒有變化?!彼鋼缸詼悅嫻鬧薌文?,“現在才發現,其實變化非常大,周嘉寧和以前的樣子很不同了呢?!貝擁諞?、第二屆參賽獲獎者到身為專業作家的周嘉寧如今也是新概念的評委,“接到通知,簡直不敢相信新概念已經20年了。仔細算了算,今年是第20屆、整19年。但就算是19年,也是非常驚人的數字了?!?/p>

 

回答今天的寫作者,“新”在哪里?

1956年在上海創刊的《萌芽》,是新中國第一本青年文學刊物?!睹妊俊肥茲沃鞅喙詿純手薪饈涂衫矗好妊?,既代表新生,又是紀念和學習魯迅先生在1930年代主辦《萌芽》雜志,“在文藝戰線造就大群新戰士”的精神?!睹妊俊反純?,受到讀者喜愛,早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便已形成自己的品牌,但此后歷經波折,直到1981年才重新復刊。重生后的《萌芽》成為無數作家起步之地,被稱為“作家的搖籃”。1995年,趙長天接手主編一職,一系列新舉措幫助《萌芽》再次“突圍”。1999年,由《萌芽》雜志聯合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南京大學等著名高校舉辦的首屆“新概念作文大賽”,堪稱當代文壇大事件。大賽首倡“新思維”、“新表達”、“真體驗”的理念,號召寫作要有真情實感,要有想象力和創造性,在當時還是應試教育為主導的環境中仿如一聲遲到已久的號角。因大賽涌現出的一大批青年作者,形成的影響至今無可估量。

“每次遇到因為新概念結識的朋友,既覺得變化很大,又仿佛完全沒變?!敝薌文?,從新概念大賽的來稿可見年輕一代的寫作趨勢,“每年關注的點、文章所涉的主題都會發生變化?!背碌ぱ嘣蛩?,當評委看稿子很有益處,“可以看到每一年孩子們在想什么,比如有一年,很多人都寫到樸樹的《那些花兒》,有一年,很多參賽者‘冒充’自己是孤兒,還有一段時間,他們愛寫幻想故事,主人公的名字都是從字典里查來的誰都不認識的冷僻字。每年到《萌芽》編輯部看稿子,大家會用錄音機放音樂,猜測來稿中的遣詞造句是哪些流行歌曲的歌詞帶來的影響。不管人們愿不愿意承認,這些來稿中就有中國文學的未來。當評委,學到了他們在想什么。我會一直愿意當下去?!?/p>

“盡管每年有變化,作為評委,還是期待看到更多新鮮、活潑、活蹦亂跳的東西,這可能需要更多從根本上發生變化的因素,更符合這個時代特征的‘新’,對‘新’有新的闡釋,讓評委和參賽者都能獲得對于寫作更愉快的體驗?!敝薌文岬降摹靶賂拍睢敝靶隆比煤芏噯斯裁?。從第一屆開始就擔任終評委的葉辛說,“1歲的孩子和20歲的青年是完全不同的年齡段,新概念20歲了,要回答今天的青年寫作者的問題是,‘新’在哪里?要推出什么樣的文學新人?文學久遠而傳統,同時也在一直變化,但文學最本質的還是進入人的心靈。上海作協旗下有《萌芽》,還有《收獲》,有人開玩笑說,《收獲》的工作比較簡單,就是‘收獲’成熟的寫作者。而《萌芽》和新概念要完成的可能是既要有讓人耳目一新的作品,也能讓這些作者慢慢交出能讓《收獲》‘收獲’的作品?!?/p>

“新概念既是指新的思想,也要有適應時代的新的寫作特點與技巧,包括組織形式與運作模式,才能持久地煥發生命力?!鄙蝦W饜匙槭榧峭蹺八?。

 

20歲的新概念,“舊”了嗎?

“新思維”、“新表達”、“真體驗”,至今仍然是新概念報名表上最醒目的提示?!叭ツ?,我混進了一個打算參加新概念大賽的寫作者的群,他們聚在一起揣測討論評委的思路、想法、愛好”,第一屆新概念一等獎獲得者劉嘉俊因此直升華東師范大學,后來成為起點中文網最早一批白金作者,如今活躍在影視圈,“大家發現,新概念好像也是有套路的?!?/p>

20歲的新概念成為“老概念”了嗎?和劉嘉俊同一年參賽的陶磊感慨,文化產業變化翻天覆地,“創新”在某些時候成了一個有些花哨而簡單的名詞,而新概念算得上最守舊的機構。比如,組委會堅持用郵寄信件征稿和發送復賽通知?!霸詒嗉康陌旃籃脫秈ㄉ?,總是堆著一捆捆的來稿”,這曾讓到作協履新不久的王偉感到震撼?!啊睹妊俊酚兇約憾雜詿蔥碌謀曜己腿鮮?,新概念守的那部分是對創新真正的堅持?!碧綻謁?。

“20年間,文學、文化產業發生的變化是當年無法想象的,但新概念似乎一直沒變?!繃跫慰√岬?,自己參加一次青年編劇沙龍時,發現其中60、70%的編劇都有新概念背景,“可以說,新概念醞釀培養了遍布全國、遍布整個文化產業的種子。而新概念發展的這20年,可以說是寫作者越來越能夠參與文化產業、分享行業紅利的過程,文學作品和IP掛鉤,版權銷售、轉化變得流行起來,而新概念和《萌芽》始終是堅持培養文學新人的非贏利機構。作為一項作文比賽,堅持20年非常厲害,但如何適應目前的傳媒、閱讀環境,可能有更多值得思考的地方。作者的發表渠道變得多元化了,如何設計對他們的成長更有幫助的渠道?”

在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主任朱國華的印象中,新概念的終審環節也是不變的場景,“6組評委,4個人一組,圍坐在一張桌子旁,一份完全覆蓋了作者信息的稿件4個人輪流看,各自獨立打分。周而復始,流水作業?!?/p>

“不能簡單地說,新概念20年變成‘老概念’了”,孫甘露說,如果說守舊,新概念和《萌芽》守的是包括嚴謹的賽制、評審制度等在內的傳統,“作為上海作協旗下雜志,《萌芽》有自己的責任,那就是引領青年讀者閱讀和寫作。當好‘土壤’,一直是《萌芽》最擅長,并始終堅持的事。相比看‘風向’,看‘行情’,《萌芽》始終相信文學本身的力量?!比ツ?,面對網絡新媒體沖擊和傳統出版業江河日下的局面,《萌芽》反其道而行,大膽改版,將頁碼由原本的80頁增至112頁,新增“訪談”欄目作為頭條,“這些變化和欄目設置也是希望為剛學寫作的年輕人提供更多可供汲取的養料。去年,我們甚至刊發了王安憶的作品,這本身就是一種引領?!彼鋦事督檣?,面對市場上“低齡化”、“碎片化”、“雞湯化”大行其道的現象,《萌芽》開始嘗試舉辦一些文學活動,希望好的作品影響到更多人,包括攜手臺灣地區《聯合文學》雜志發起“兩岸文學營”,由編輯和作者深入全國各地校園開展“文學講座百校行”?!靶賂拍?0歲了,當然要響應時代變化而變,但這種改變不是為了取得某種速成的效果而變的。我們悄悄變化,讀者好像也感應到了我們的努力,去年第19屆新概念作文大賽收到來稿8.3萬余份,創下了歷年最高數字?!?/p>

“在如今的時代,重提公益性、文學性,似乎成了一種挺新鮮的說法。說到文學,人們更愿意談論傳播性、商業性,但我想,一批又一批年輕人信賴新概念、投奔新概念,還是出于新概念的文學性、獨立性、公益性?!薄睹妊俊繁嗉恐魅喂鶇珎Z說,20年來,“新概念”大賽不單從未收取任何報名費,還堅持給予前來上海參加復賽的同學經濟補貼,今年,這一額度將提升至每人500元標準,“單這項開支,每年就要約10萬元,對雜志社來說是頗可觀的。但我們希望能為更多有潛力的選手參賽創造一些條件?!薄盎潮難Ю硐?、不滿足于現狀的創新精神是《萌芽》人的傳統?!薄睹妊俊犯敝鞅嗪廨芙?。

第二十屆新概念大賽與“新閱會”合作,這也是新概念第二次出現冠名,去年的冠名合作者是時下很多年輕人愛用的“一個·ONE”APP?!按尤ツ曖搿桓觥NE’合作開始,參賽者更多元了,我發現了新概念全面變化的一些因素,期待今年與新閱會的‘新新’聯手能給新概念更多變化的契機?!敝薌文??!叭ツ?,我們在初評委中引入了五位青年評論家,也是對于猜測評委想法的一種反套路嘗試”,《萌芽》辦公室主任呂正說,今年與“新閱會”合作,新概念將利用《萌芽》、新閱會微信公眾號及新閱會電臺(喜馬拉雅FM),開發新概念有聲讀物,也計劃打通從《萌芽》到《收獲》的人才培養通道,新概念選手還可直接參與“上海-臺北兩岸文學營”,擁有在更大平臺上磨礪提高的機會。此外,作為強調“文學性”的具體體現,大賽將向囊括相對成熟的創作群體,總是被往屆參賽者戲稱為“死亡C”的C組(除中學生以外的30歲以下青年人)適當傾斜,鼓勵剔除功利性的創作,促進更多優質作品的出現。

“堅持20年沒有被淘汰,可能本身就說明了一些問題”,孫甘露說,“在一個浮躁嘈雜的時代,履行好平臺職責,堅守住一方凈土,是我們共同為之努力的方向?!?/p>